blog

卫报法律网络查尔斯泰勒判决是性别公正的胜利

<p>周四对前利比里亚总统查尔斯·泰勒案的开创性判决代表了国际司法和性别公正的里程碑</p><p>利比里亚前总统被塞拉利昂特别法庭判处11项协助和教唆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包括强奸和性奴役罪</p><p>他还被指控犯有“侵犯个人尊严”的指控,这种指控源于妇女和女孩被迫在公共场合脱衣而遭强奸和性虐待的事件,“有时在公众面前,并在全面看来家庭成员“</p><p>在对恐怖主义的定罪中,法官们发现,在公共场合强奸妇女和女孩是旨在恐吓平民的运动的一部分</p><p>这一判决是国际法院首次判定前各种形式的性暴力行为负责人</p><p>通过向革命联合阵线(联阵),武装部队革命委员会(AFRC)和其他反叛分子提供后勤,财政,技术,医疗和其他形式的支持,泰勒被发现协助并教唆犯罪</p><p>团体,提供实际帮助,鼓励和道义支持</p><p>他通过提供武器弹药,军事人员,业务支持和其他形式的援助,为这些罪行作出了重大贡献</p><p>将在晚些时候作出全面判决,但从判决的判决和摘要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审判法官承认强奸,性奴役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被用作战争的战略武器,旨在不仅伤害直接受害者,而且伤害他们的家人和整个社区</p><p>这些罪行是广泛和有系统的,是通过性暴力恐吓,挫败和摧毁受影响的平民来影响冲突的战略运动的一部分</p><p>以前在国际战争罪行法庭中有许多判决,其中被告被判犯有强奸,性奴役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罪</p><p>但几乎所有人都是在被告人实施强奸或在场,鼓励,下令或无视犯罪时</p><p>泰勒的判决代表了一种受欢迎的,早就应该承认,远离战场但支持和鼓励性暴力,或者不试图阻止或惩罚性暴力的平民或军事领导人,可能要对性犯罪负责</p><p>领导人经常被谋杀,掠夺,折磨以及其他人犯下的无数其他罪行负责,但法院表现出极大的不情愿让他们对性犯罪负责,将他们视为武装冲突不可避免的副产品,而不是强大的战争武器</p><p>泰勒判决是全球性别公正的重大胜利</p><p>值得注意的是,

查看所有